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我爱广元 > 新闻资讯 > 正文

广元弃婴引发争夺战孩子被医院副院长熟人抱走(全文)

发布日期:2016/2/26 0:45:21 浏览:

讲起追问“去哪儿了”,何女士的弟媳哭得很伤心。

广元中医院副院长张欣。(视频截图)

出生仅5天,她便被抛弃

女婴被抛弃点,就在这张废弃餐桌下。

原标题:争夺战孩子被医院副院长

广元中医院一名健康弃婴引发两对夫妇争夺,目前女婴已被追回送往广元市福利院

华西都市报记者梁波广元摄影报道

华西都市报:一名女婴遭弃后被送至广元市中医院救治。之后,围绕这个健康弃婴,两对结婚多年没有孩子的夫妇展开了一场收养争夺战。因女婴被一对成都夫妇从医院抱走,引发另一对绵阳夫妇关于医院“潜规则”、默认弃婴抱给熟人的质疑。最终警方介入,女婴被找回,交由广元市福利院妥善寄养。

“娃娃很乖,我抱起她时,她就不哭了……”昨日,广元市火车站附近,兴平旅馆后门,站在一张废弃餐桌旁,旅馆老板梅兴海说。

30天前,1月12日晚7点30分左右,在这张餐桌下,梅兴海发现了一个女婴。随后,弃婴被送往广元市中医院。经医生检查,孩子身体健康。消息传出,一对绵阳夫妇随即通过亲戚表达了收养意愿。但入院第4天,他们每天都来看的女婴却不见了。

这对绵阳夫妇多方查找得知,女婴是被一对成都夫妇通过广元市中医院的“熟人”,以给孩子更好医治为由,抱离医院的。

医院是否“潜规则”默认弃婴抱给熟人?一场关于弃婴的收养争夺战,围绕医院是否违规激烈展开。

最终,在警方的介入下,女婴从成都被找回,现已交由广元市福利院妥善寄养。但这起“弃婴收养之争”仍在继续……

A一声啼哭

出生5天女婴被弃餐桌下

1月12日晚7点30分左右,堂兄打来电话,梅兴海走出旅馆接听。公路边车来人往,噪声大,他只好躲进旅馆旁一通道的尽头。这里有一个院子。旅馆后门直通院子。接电话时,梅兴海听见有哭声从一张废弃餐桌下传出。走近一看,哭声是一个婴儿发出的。孩子被一条黄色毛毯包裹着,头戴一顶黄花帽。旁边,还放着一个塑料袋,里面有奶瓶和半袋奶粉。

谁家的孩子?怕说不清楚,梅兴海没有立即抱起孩子。“我连忙跑回旅馆,把在店客人全部喊出来,给我当见证人。”梅兴海说。

孩子很乖,一抱起就不哭了。梅兴海抱着孩子走回旅馆。坐在火炉旁,大家这才看清,这是一名女婴。

梅老板捡了一个女婴的消息,很快在火车站传开。看热闹者越聚越多,包括在火车站喊客的何女士。她赶紧把消息告诉了远在绵阳的兄弟。

这期间,还有一幕让梅兴海不舒服。现场人群中,居然有人开价“买孩子”。一万,五千,均被梅兴海断然拒绝。梅兴海说,孩子被父母抛弃已是不幸,如再将其转手“卖”了,属拐卖人口,孩子会更不幸。“我不能那么干。就是一包烟,我也不能收。”晚上7点56分,梅兴海拨打110报了警。

晚8点,上西派出所民警董进、李旭到达现场。经简单核实,民警初步认定孩子属弃婴,让梅兴海抱着孩子去派出所,按刑事案件立案处理。何女士和另一名见证人杨凤琼也和梅兴海一起去了。

孩子父母是谁?梅兴海不清楚。不过,在发现孩子前,他说曾有人看见一个男子从旅馆后面的一家小医院下来,手里抱着一个孩子。因天色已暗,没看清男子面容。

2月9日,警方对此说法未予证实。

在派出所做完笔录,民警决定将女婴送医院接受健康检查。广元市中医院具有收治三无病人资格,且距上西派出所较近。很快,医院救护车赶来。“在派出所,我曾向民警提出我兄弟有意收养。见孩子要被救护车接走,我便跟着一起上了车。”何女士说。

在广元市中医院急诊科,医生解开女婴的贴身衣服,腰间露出一张纸条,上面写有“腊月初七,1月初七1点40分”字样。“这是孩子的出生时间。被抛弃时,她才出生5天。”何女士找来一张纸,将日期和时间抄了下来。经检查,女婴患有新生儿黄疸、新生儿肺炎,需住院。

B一纸病历

住院后“家属要求出院”?

住院的是一个健康宝宝吗?

1月13日上午,何女士找到一位——多年前从丈夫单位调至中医院的老同事。熟人打听得知,经过全面检查,女婴整体健康状况良好。不过,由于引发心肌炎,住院时间可能会超过10天。

获此信息,何女士兄弟领养的意愿更强烈。他委托何女士每天去一趟医院,帮忙照看孩子,自己则在绵阳准备收养所需资料,打算下周一去广元。

“兄弟两口子结婚11年,一直没有娃娃。这是一个健康宝宝,能如愿收养,真是太好了!”何女士很高兴。尽管每天要工作到凌晨两三点,但次日下午,她仍会准时来到中医院儿科,在病房一直守到晚上才回家。

女婴住院后,被送进了新生儿室,何女士不能进去。不过,她还是找护士问这问那。“我问护士孩子吃穿需不需要准备。护士说,这个不用操心,医院晓得买,进食由护士喂。如想领养,到时把住院费用结了就行了。”

1月16日下午,孩子住院第4天,意外一幕发生了。当天下午,何女士又来到儿科病房。临近下班时间,感觉很饿的她走出医院,去附近餐馆买包子吃。刚吃了几口,丈夫来电,称有熟人透露,孩子已被人了。

何女士一路小跑回到儿科,此时主治医生和护士长已下班。晚6点过,夜班医生上班,何女士提出查看女婴的病历记录,值班医生打开电脑,病历记录写着:孩子还在病中,应家属强烈要求出院。

“这是无名,谁是家属?”何女士很激动,在病房不依不饶。

见何女士情绪激动,值班医生只好给护士长薛素芳打电话。“我在旁边隐约听护士长说,孩子被人抱走,是副院长张欣和保安陈伟同意了的。”何女士说。

当时,张欣和陈伟已下班,何女士未找到二人,只好回家。

C一次追问

究竟“去哪儿了”?

第二天,何女士兄弟夫妇赶到广元,何女士一行再次来到医院。何女士介绍,见到张欣后,还未等他们说话,张欣先吼了一句:“医院有权利处理这个婴儿。”为这句话,双方吵得不可开交。

见张欣不愿说出孩子去向,何女士转而求助广元市卫生局、民政局。同时,其兄弟夫妇给广元市委书记马华写了一封求助信,并通过书记信箱提交。很快,书记信箱答复“请市公安局处复”。广元市卫生局有关负责人也通过短信回复何女士:“请找张欣副院长”。

随后,何女士收到陌生手机发来的短信:“你们如果实在想要娃娃,就找广元财政局采购中心的毛主任。”短信附有毛主任的手机号码。何女士尝试与发信人联系未成功,她打电话联系毛主任,对方称“请找民政局”。

1月20日,何女士及兄弟夫妇又找到张欣,继续追问“孩子去哪儿了”?一番舌战后,张欣终于说:“被成都爱心人士了,目前已送成都儿童医院接受更好治疗去了。”

何女士及家人对此提出质疑,并要求张欣代表医院把孩子追回。双方再次发生争吵,直到民警赶来才平息。

2月8日,广元市中医院警务室,保安陈伟出示的一份证明显示,1月22日,孩子被上西派出所民警送至广元市福利院,系社会。据广元市福利院院长张亚东证实,因有人对孩子去向提出质疑并上访,警方介入并找回了孩子。

何女士说,如不据理力争,一再追问,孩子极有可能不会被送回广元。那样的话,成都好心人便会自然而然成为孩子的收养者。

2月8日,华西都市报记者向广元市中医院副院长张欣提出,能否看一下这名弃婴的病历,他以病历属个人隐私为由予以拒绝。

D一声质疑

医院“开绿灯”已违规

经何女士打听,张欣口中的成都爱心人士,也是一对婚后多年没的夫妇。她认为,张欣所谓“送孩子去更好医院治病”的说法,完全是事后推责之词。

两对夫妇均有意领养,一方难和孩子打照面,另一方却可以顺利孩子。何女士的兄弟鲜先生认为,之所以如此,是因医院有成都夫妇的“开绿灯”。“让孩子与这对夫妇培养感情,让其拥有收养优先权,这种做法属黑办。”鲜先生质疑道。

2月9日,获知孩子已送回福利院,当初发现弃婴的梅兴海松了口气。他说,孩子尚在病中,医院就“开绿灯”让人抱走,他很生气,“如医院真的黑办了收养权,我会状告医院。”

“孩子在医院曾被人抱走,我们当时并不知情。”2月9日,接受华西都市报记者电话采访时,广元市福利院院长张亚东说,为保护弃婴权益,孩子住院治疗有着非常严格的规定。那对成都夫妇抱走孩子时,警方也不知情。他们都是在接到何女士举报后才知道的。依据相关规定,警方责成医院尽快将孩子找回。1月22日,孩子被成都夫妇送回。当天,上西派出所将孩子送往福利院。

张亚东说,成都夫妇从医院抱走孩子,无论出于什么目的,广元市中医院为其“开绿灯”的做法都严重欠妥,涉嫌违规。

E一个“”

多项证据指向医院副院长

何女士的兄弟鲜先生认为,医院有成都夫妇的“熟人”为其“开绿灯”。那这个熟人又是谁?

“被抱离医院,没有保卫科陈伟同意,根本办不到。”何女士随后找到陈伟。陈伟是广元市中医院保卫科保安。按照分工,除负责保安,他还负责三无病人入出院管理。2月8日下午,在广元市中医院警务室,陈伟说,“如三无病人我不知情,他们所需药物,科室是不能从药房领取的。”

1月12日晚,孩子送进医院,值班医生告知了陈伟。13日上午上班,陈伟将孩子信息录入电脑。例行晨会后,有两人相继向他打听孩子情况,一个是从其他单位调来医院的同事,一个是分管副院长张欣。

陈伟对张欣的打听记得很清晰。得知孩子很健康后,张欣说,他有一个熟人想领养。陈伟问是谁,张欣说是(财政局采购中心)毛主任的同学,在成都。电话中,张欣还提出,这对夫妇下午要来医院看孩子,让陈伟安排。

当天下午,这对夫妇来到医院找到陈伟。2月8日下午,陈伟向华西都市报记者出示了孩子被时,成都夫妇向医院提交的相关材料。“正是有这些材料,我才放心地把孩子交给他们。”陈伟说。

谁准许把孩子抱离医院的?“这个问题我没法回答,至少我没有这个权利。”面对追问,陈伟认为在这件事上,他也很委屈。他说,作为医院保安,他深知不能干“放牛娃把牛卖了”的事。

2月8日晚,华西都市报记者从成都夫妇处证实,他们获知的信息,来源于广元市财政局采购中心毛主任。丈夫龙先生与毛主任是同学,而毛主任与广元市中医院副院长张欣相识。他们来广元看孩子时,毛主任介绍张欣与他们认识。

龙先生说,他们夫妇结婚10多年一直没孩子,从同学毛主任处获知这名弃婴的消息后,他们赶到广元,向医院提出收养意愿。通过张欣副院长,他们还认识了保安陈伟。

1月15日,龙先生给医院手写了一份申请,承诺“考虑医疗条件有限,加上小孩有病,特申请将其转至成都治疗,一切费用由我承担。”次日结清孩

[1] [2] 下一页

最新新闻资讯
  • 2017上半年四川广元教师公招笔试成绩06-25

    中公网校为广大考生提供2017年四川教师招聘信息,包括历年四川教师招聘、考试培训、面试辅导、教师考试讲座等教师考试信息,预祝广大考生顺利通过考试。更多考试信息请……

  • 世界500强企业希尔顿投资7亿在广元建酒店06-13

    ????24日下午,第15届西博会广元市优势资源项目推介会暨重大经济合作项目签约仪式在成都举行。签约仪式上,世界500强企业希尔顿酒店集团与四川每日集团签约,将……

  • 2016中国(广元)女儿节开幕女性可免费游广元景区06-11

    2016中国(广元)女儿节开幕式上的精彩表演央广网广元9月2日消息(记者贾宜超)9月1日,2016中国(广元)女儿节在四川广元南河水上公园开幕。女儿节期间,一系……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